人间昏睡

“拥有广阔前景的人要大度一点儿”

【雷安】居高临下(1)



*电子竞技paro
*私设有 慢更慢热


(一)这趟旅行若算开心


  “我们把视角切回Pirate这边!可以看到,在下路Ray已经连续推掉蓝方两座防御塔,同时在刚才单杀对方adc拿到了红buff!在野区拿到了最合适的加成伤害的元素龙以后,我们可以看出PRT完全拿出了和以前一样飓风流的打法,这一把关键局打的是异常凶狠。看起来他们打算在比赛第二十七分钟的时候就结束比赛……”

  “蓝方队伍下路全部在泉水处于复活时间,上路打野和上单也已经推到第三座防御塔,Ray已经走到了敌方的基地!看起来比赛已经要结束……不对还有机会!这时对方adc维克多的复活时间已经到了,他先找上的是——Ray被缠住了!他这把节奏走太快了队友还没有跟上,支援这一波有可能会脱节!!”

  安迷修右手一拉鼠标,稳稳的停在了他前一秒预判的那个坐标上,同时手腕晃动了一下,屏幕上的英雄卡牌大师在避开对方中单走出防御塔范围释放技能的同时一张金色卡牌已经甩在中单英雄卡萨丁的脸上。侧着看过去他的指节修长有力,腕骨微微凸起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有力感,在机械键盘上带起清脆的敲击声。

  手速优势他切牌的速度很快,在眩晕效果开始的时候各种红色蓝色的牌就已经打了出去,接着又是一张金色的定身然后又是一波令人愉悦的爆炸伤害,游戏音效从耳机里传出来,有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兴奋感。

  对面中单大概是刚刚习惯他稳健的打法,还在不慌不忙的补兵收线等机会翻盘,自己先被这突然转变的画风吓了一跳,安迷修索性一连串控到让对方华丽的送出了自己的人头。

  他还来不及说上一句nice,就看见了雷狮在和对方adc纠缠的过程中点的讯号,他抬抬眼睛看屏幕左上角的人头比,13-5,得益于雷狮控制的近乎完美的兵线,经济上优势还很明显。

  安迷修右手没动左手在键盘上一个R,视野圈瞬间定在已经残血的维克多身上,传送过去瞬间走位反手又是一张金色卡牌定身。

  不远处雷狮的金克斯恰到好处的送来一发震荡波。安迷修秒速切牌,一手卡牌玩的那叫一个出神入化,操作比反应还要快,噼里啪啦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就炸了过去,硬是抢走了一个雷狮已经咬在口中的猎物。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用余光瞄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雷狮的表情,距离过近的缘故安迷修清晰的看见他们队长的口型,因为带着耳机所以并没有其实他并没有听见具体内容。但显而易见的是雷狮一脸不爽的骂了句脏话,周身气压低的瞬间可以凝出水来。

  安迷修无声的叹了口气,看着蓝方的大水晶在摇晃中颤动起来,哗啦碎了一屏幕然后蹦出的“胜利”字样,觉得今天晚上的赛后聚餐如果吃火锅他怕是又得少要几盘肉。

  “比赛的第二十九分钟蓝方大水晶被点爆。我们要重复还是那一句——恭喜Pirate!顺利拿下小组赛第三场的胜利,同时恭喜首次拿下本场MVP的新任中单Knight!可以看出Knight在本场的表现来说是非常出色的,大家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提问,等一下赛后采访环节马上开始。”

  安迷修推开键盘摘下耳机,先和自己的队友击掌庆祝,他们上单选手拍着他的肩膀,一脸激动,“我靠可以啊安哥!你这一手卡牌藏的够深,今天我看你飞上飞下骚操作简直窒息。”

  数据分析师在后面咬着酸奶吸管笑眯眯的道,“那可不,老板花那么多钱买了个宝贝,不给你们长点见识你们还真以为人家不是职业水准了?”

  安迷修刚准备接过话,扭过头却先是闻到了烟草灼烧的气息,混杂着尼古丁的味道灌满了整个鼻腔。他呼吸一窒,下意识的咳嗽起来。数据师瞥了一眼安迷修,看着正懒洋洋靠在椅子上舒展开一双大长腿的男人,“雷狮,你好歹是队长,关心一下你的队友会让你下路少被gank两次。”

  安迷修摆了摆手好容易止住了咳嗽,强忍着从喉咙深处翻涌上来的痒意,一回头却好巧不巧恰好直直的撞进雷狮的目光里。

  男人左手把玩着小巧的打火机,从精致的浮雕上也能看出这打火机的精良优美和不菲的价格。他右手食指和中指间斜斜夹着一根点燃的烟,烟线上升没多久就被比赛室的空调吹的溃散在空气里。

  雷狮嗤笑了一下,移开了目光,他的神态自然眼神散漫,安迷修甚至忍不住怀疑其实雷狮刚刚根本没在看他。他又想起了刚刚比赛最后自己拿的雷狮嘴里的那个人头,太糟糕了,从狮子嘴里抢食物,这听起来就不像是什么聪明人会干的事。

  雷狮声线生的低沉磁性,刻意压着讲便更多了几分压迫感,他脚尖踩地一推椅子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安迷修,“我不记得我花这么多钱买了个新中单专门抢我的人头。”安迷修就知道他对这件事耿耿于怀,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白眼差点要翻到天上去。

  他想,谁是你花钱买的,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这要是传出去怕是明天各大电竞周刊头条全部都是“PRT新任中单同Ray不得不谈的关系”,“震惊!Knight居然是Ray的……”诸如此类的傻逼题目了。

  雷狮像是读懂了他在想什么,忽然间变了表情,扯起一边嘴角笑的神秘莫测,在他锋利的眉眼映衬下就有些桀骜不驯的富家弟子的感觉。安迷修忽然想起来雷狮是雷家的三少爷,俱乐部的股份也有他的一份,说是他买的也的确没错,只好默默咽下了这口气,回给雷狮一个同样的微笑,皮笑肉不笑的那种。

  “抢你一个人头下场比赛我carry你,保证下路躺赢。”安迷修干巴巴的说,湖绿的眸子里潋滟着一场将落未落的烟雨,想了想又加重了咬字道,“队长。”

  安迷修不得不承认雷狮的神色一瞬间变换的非常精彩,简直比戏剧变脸还要奇妙。他和雷狮不对头是真的,这是他从来到Pirate基地的第一天就发现的事情,他们队长自大嚣张狂妄,而且想一出是一出,极富那种小学三年级特有的浪漫主义色彩,安迷修觉得他简直是幼稚。

  队友们陆陆续续开始收拾外设包,比赛用的设备都是大家平时最顺手的自己的东西,这时候就得拆下来带回去。雷狮站在一边冷着脸没说话,数据分析师把酸奶盒扔进垃圾桶,冲安迷修挥了挥手示意他去准备MVP赛后采访,也避避雷狮无处发泄的火气。

  安迷修点点头,乐得清闲,抄起桌上的手机向外走。

  大屏幕上还在回放上一场比赛的精彩画面,这会恰好到他在比赛最后R维克多眩晕配合雷狮带走他人头的地方。

  安迷修眯着眼睛看了两秒,走出选手通道时场馆里的强烈的灯光照得他眼睛针刺一样疼,他下意识拉了拉身上的衬衣,这才发现自己刚刚打比赛的时候把队服外套落在椅子上了。紧接着就是潮水一样的声音涌了进来,让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熟悉PRT的朋友可能都知道,这支队伍在本赛季可谓说经历了一次大震荡,原任中单选手因为突发手伤不得不宣布退役,作为老牌强队在替补那两次比赛里成绩实在是惨不忍睹……”

  安迷修接过导播话筒的时候刚好听见解说和主持人正在一唱一和队里的情况。他是在冬季转会期的时候接到了Pirate战队经理的邀请的,对方自称已经在ob上观察他很久了,希望能以首发中单的身份签下他。


  他那时候一度认为对方是骗子,因为这简直是不切实际的好事情,安迷修自我感觉他中单玩的是不错,在全服也能拿到王者top10就是证明,可这实在不是PRT专门找他的理由。

  经理大概是想到了他在怀疑什么,直接发了个号码过来,并配上三个真诚至极的微笑表情。安迷修将信将疑的打过去,接起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声线低沉,还带着一点刚起床的沙哑,他翻过来手机看看时间,14:32。

  “您是……”安迷修试探着开了口,电话对面的人呼吸声平静的从电流里传过来,打在他耳边,让他莫名的脸颊有些发红,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为什么。

  接电话的人很轻的哼了一下,听不出有几分不屑几分嘲讽,“雷狮。”他简单的回答,“年薪七位数,来不来?”

  安迷修倒吸一口冷气,没顾的上仔细算算七位数到底是多少钱,反倒是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自称战队经理的人直接给了他雷狮的手机号。

  这个男人在国内电竞圈实在是太出名了,实际上放到整个LOL赛区都足够得到尊重。游戏IDRay,被称为全服第一adc的男人,英雄池深的可怕,ban掉他熟悉的英雄他就能再掏出一个玩的同样6的,操作稳准狠打法凶悍经常越塔换血也要把对方adc辅助摁在地上锤,是标准的一波流王者。

  最吸引无数妹子的是因为雷狮本人有一张足够他在演艺圈同样通吃的脸,完美身材随时随刻不在散发魅力简直行走的荷尔蒙。安迷修还记得当时上一赛季Pirate新队服定妆照时,在一众某明星出轨某歌后新专的大消息中,雷狮依旧直接被顶上了微博热搜。

  他好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拉长声音啊了一声,还没接上说着什么,电话对面的男人轻笑了一下,“好,那我就算你答应了。你来跟他说签约事项吧。”

  安迷修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经理关于他下一赛季的年薪奖金比赛安排和训练安排什么乱七八糟的事项,为这传说中好队长的做事风格感到震惊。这人一股霸道总裁的气息开口就是给你多少万,和战队塑造的沉默寡言操作强的形象相比简直人设崩坏。

  正想着就听见雷狮的声音透过电话的收音隐隐约约传进来,“……走爸爸带你去上分,我不拿adc位。”接着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安迷修猜是他们队的辅助,“别吧老大,上次你排中单拿亚索,我一晚上掉到钻一了都。”

  他有些崩溃的用手扶住额头,亚索被称为五大不配拥有奶妈的英雄之一,安迷修这样的职业中单级水平,上次拿亚索和朋友开黑都能打出个1-7-2的战绩,还不如泉水挂机来的痛快。

  挂电话的时候安迷修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手机蹦出来新邮件提示显然是经理已经把机票和合同以及他未来队友的电话微信邮箱一系列打包送到了他面前。

  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以后那支传说中的神级队伍PRT就是他口中的“我们战队”了。他坐在电脑前愣了一会,反复看那份已经被说了无数遍的签约合同,轻轻呼出一口气。他摸出衣袋里的手机,试探性的申请了那几个陌生号码的微信。

  雷狮的验证过的很快,大概是刚刚起床还没来得及开电脑上游戏。安迷修忽然卡了壳,对话框里的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他不知道自己这个问题问出去是否太过草率,但是除了雷狮他不知道谁会给他真正的答案。

  安迷修就这么胡思乱想着,他是一个擅长反省自己的人,从里到外干干净净,一点点铺开了查明了,自幼年开始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他发觉自己内心实际对于这个刚刚只有两句对话的人有一种谜一样的信任。

  这是一种很突兀的感觉,让你觉得它的确存在但并不清楚,就如同从眼角看东西。心里一错愕的同时,手一抖对话框里的字就已经发了出去。

   他盯着那条已经已经发出去的消息,看着上面秒速显示出的已读字样,觉得这会再撤回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倒不如等着看雷狮怎么说。

  【为什么你们要签我?明明以PRT的经济实力和雷氏都足够你们把最好的中单拉过来当陪练了】

  他这话说的有点不客气,按理说刚入队的人跟队长是不该这么说话的,何况是雷狮那样接近神级的选手,尽管这样的疑问是正常的,起码也应该礼貌些。但就凭刚刚那两句对话,安迷修有一种直觉,雷狮并不喜欢那些有的没的废话,而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安迷修看着手机,没等来对方的回复,无聊也就顺手打开了游戏,按理说高端局的排位是不该这么快的,但是今天他刚点进去就排到了,不过这次是第二备选位,是adc位。

  这把他打的有点水,主要是观察对方的中单的操作,从这些平均水平钻石的人中同样能学到很多东西。

  看到己方的大水晶被点爆的时候,安迷修把手从键盘上拿开,吐出一口气揉了揉手腕放松,对面中单拿的是个沙皇,他本人很喜欢用的英雄,这一把看下来起码有四个走位失误和三个预判错误,他想,这应该也算是某种复盘形式了。

  一把游戏快半个小时,安迷修这才想起来雷狮的消息可能早就回回来了,拿起手机一看果然屏幕上有未读的微信消息,时间显示是在二十分钟前。

  【因为备选选手里你看起来比较便宜】


  安迷修站往台上走的时候还在想刚刚辅助偷偷给他发的微信,“安哥你是真的厉害,我给雷狮老大打辅助两个赛季了,从来没人敢说要carry他,你没看到他刚刚的脸色,啧。”

  台上的灯光一瞬间暗淡下来,只留下来浅浅的一束打在他身上,安迷修手指收紧攥紧话筒,有些僵硬的冲台下黑压压的一片招了招手,瞬间就听见了几乎像是在喊口号一样的Knight的声音,混在仍在回放的游戏音效里。

  电子竞技就是这样,你打得好实力强,就能堂堂正正站在聚光灯下,理所应当地接受全场观众给你的掌声和呐喊。他扫了一眼,男生女生都有,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兴奋的光,让他们看起来比夜晚的星空还要璀璨。

  安迷修有些紧张的心莫名就放松下来,他眉眼一舒,无声的微笑起来。

  雷狮靠在桌子上打电话,上野早就狼狈为奸不知道跑到哪去偷着吸烟了,他的辅助也借口上厕所拎着外设包估计是去车上补觉了,数据师刚刚被经理一个电话叫走到现在还没回来,估计是讨论安迷修这一赛季的事。

  雷狮偏过头看了看安迷修的位置,他的外设包已经被任劳任怨的辅助带到车上了。蓝白的队服外套被人随手搭在一旁,上面印着Pirate战队统一的队徽。他看了一会,没什么理由突然有些不耐烦的移开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点上。

  他只是点上并没有吸,任由那些价格不菲的烟草在掉落的烟灰中一起焚烧成灰烬。雷狮把还有大半烟一扔,踩灭了散乱的火星,从外套中摸出头巾把有些散乱的额发束起来,拎起安迷修忘在位置上的队服走出了比赛场地。

  从选手通道出去的时候他听到场馆里异常的安静,一般这种情况都是有记者在提问,而且一般都是选手比较难答的问题。雷狮顿住脚步,“……游戏ID是Knight,这个意思是俱乐部指定的还是自己确定的呢?请问您这个ID有什么深意吗?”

  雷狮扯起嘴角,从他的角度看过去刚好能把半个场馆收入视野中,他刚出道的时候也被人问过这个问题,不过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了,大概是因为那时候太年轻也太张狂。

  “关于Knight这个ID是我本人自己确定的,对于骑士来说,我认为中单作为队伍里的双c位之一,更多时候同样具有保护队友和赢得比赛的责任,而我愿意守护我的队伍。”安迷修冲记着弯了弯眼睛,是一个很明朗的笑容,“就是这样。”

  那名个子娇小的女记者明显有些慌乱的点了点头,耳朵通红的坐下了。然后又是一名记者站了起来,他胸前记者证上的出版社安迷修认识,是一家很有名的电竞时评出版社,他还买过几期他们的报纸,没想到有一天自己的话也会被铅字油墨印出来。

  “您担任中单位置以来,和队友相处的怎么样?和身为队长的雷狮关系如何?”记者扶了扶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安迷修脸上每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清晰地问道。

  雷狮换了个姿势靠在选手通道入口处,半个侧脸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动作漂亮的近乎刻薄了。他们的新任中单就这样大大方方地站在众人近乎审视的视线中,坦然到近乎把自己剖白在大众面前。

  安迷修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温润微笑,灯光照在台上,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色的光边,日渐开阔的肩膀和利落的腰线被光线剪裁的恰到好处。他翡翠色调的眸子闪烁着两团跳动的星辰,像盛着满满一个疏朗宇宙那样耀眼又温柔。

  “人生有很多不同的阶段,每一阶段都是一次旅行,我喜欢尝试改变来经历更多遇见更多人,”安迷修的声音通过良好的音响设备扩散到体育场的每一个角落,他声线还有未褪尽的少年的音色,认真起来颇有几分凛然和正气。雷狮不动声色的挑起眉毛,第一次觉得这个骑士还挺有意思的。

  安迷修顿了顿,目光无声的环视了一圈台下,台下的记者正在低头在手提电脑上记着什么,大大小小的镜头长枪短炮几乎360°无死角对着他。掠过场下某处黑暗的角落时目光停了两秒,终不留痕迹。

  他递出去的笑容太过美好,所有人都几乎愣了愣,“而成为职业选手以来,这段计划外的生活,我过得非常开心。”这个回答很巧妙,提问的记者站着琢磨了一会,觉得可供发挥的空间的确很大,点了点头满意的坐下了。

  体育场的人散的差不多时候,安迷修才找出时间往比赛场地去,他侧身往黑暗中看过去,他有一点近视,在昏暗中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安迷修刚刚在台上的时候就隐约瞧到了,估摸着大概是工作人员或者顶多是他们的分析师或者经理有事找他,毕竟这是他的第一次对外采访,效果怎么样他心里自己也没底。

  他咕哝着一声借过准备好好看清楚那人是谁,对方刚好出声给了他辨认的机会。雷狮的手机屏幕亮起淡淡的荧光,打亮了这个不大的走道,“一个采访能说这么久真是了不起,走快点,晚上老样子赛后聚餐。”

  他们队长胳膊一扬一大团阴影就朝着安迷修眼前飞了过去,他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接,入手的柔软布料触感让他反应过来这是自己落在那的队服,大概是被雷狮拿的挺久了,上面还沾染了他的体温。

  安迷修是真的没想到站在这的居然是雷狮,他脑子里飞速回放了一遍刚刚采访的时候自己说过的话,发现没什么不妥之处,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注意到雷狮往外走的背影就停了停,声音凉凉的传过来,“队服都能忘,真是我们的好队员。”

  雷狮在黑暗的掩护中大胆地侧头看了看跟着身后的安迷修,满意的发现对方因为这句话明显一僵的背脊,有些顽劣而满意的笑起来。

Tbc.


————
*Ray取自官方设定英文名,意为“放射的光线”,Knight意为“骑士”
*卡牌大师为League of legends中单英雄之一,关键在于如何迅速切到自己想要的卡牌配合攻击有效击杀敌人
*PRT为Pirate战队的简写,有粉丝同样戏称为扒肉条战队【x
*ob为LOL中的在线观战系统
gank即被对方的队员围攻
ban属于赛前ban&pick的环节之一,目的在于禁用对方用的较好或者目前版本的强势英雄


电竞pa写着真爽——!!
请用评论淹死我叭!爱您——

评论(7)

热度(48)